1
聚焦冀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聚焦冀港

从政治、经济、民生看香港未来前景

发布时间:2017-2-21 15:53:05
分享到:

      香港的未来发展重点在于良政善治。经济发展及民生改善,似乎无人不同意,不过真正实行起来就要下些功夫了。只有思想上有高度,认识上有深度,行动上才会有力度。相信大家都同意香港必须向前、向好的方面发展,不发展的话,原地踏步,不进则退。现在正进入进任入下任特首选举阶段,无论谁人参选特首都应该对回归之后的香港所面对的问题有充分的认知并应该提出切实可行的政纲来针对香港各方面的问题。香港回归祖国近二十年,有必要深入检讨施政的成效及问题,这是继续推进香港未来发展的前提与基础。

 

 精准扶贫

 

 梁振英政府过去重设扶贫委员会,制订贫穷线及为弱势社群提供一定的支持,不过香港反映贫富悬殊的坚尼系数还是高企,达0.53,高于0.4的警戒线,贫穷人口数字居高不下,怎样做到精准扶贫灭贫,必须进行科学的、有系统的研究。

 

 特区政府在梁振英特首的领导下,重设扶贫委员会及制订“贫穷线”,也利用关爱基金协助弱势社群“脱贫”,扶贫工作在这个基础上起步。扶贫工作之中必须首先了解现时香港社会的分配机制,包括显性及隐性的。显性的分配机制主要是政府的税收政策及福利政策等,而隐性机制则是社会团体之间的掠夺性分配。政府本身的分配功能是不让低估的,政府可以利用各种各样的政策工具来进行再分配。例如税务政策、房屋政策及福利政策等。 

 

 另外,最近香港商界名人李嘉诚说,他可以多给一、两个百分点的利得税,使社会受惠。不过,政务主任们一向坚持香港税制必须低,也正正反映他们与时代脱节。他们的“一成不变”也是香港的问题。AO也要换下脑袋了,市民未必会了解政府的管治意识形态,他们最想的是安居乐业,青年人有上流的机会,及解决人口老化问题。 

 

 解决深层矛盾

 

 香港回归祖国近20年以来,基本经济结构没有大改变(地产及金融主导),深层次矛盾还未解决。2047年,香港将会成为一个怎样的香港?到时香港的所谓资本主义是一个升级版的资本主义,还是一个劣质的资本主义?无人可以说得准。

 

 2005年,时任总理的温家宝在北京接见新任特首曾荫权时指出香港有“深层次矛盾”须要解决。2009年,前特首曾荫权到北京述职期间会见前总理温家宝时,温家宝再次提到:“(香港)仍有一些深层次的矛盾和问题尚未得到根本解决”。2010年3月14日上午十一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闭幕后,前总理温家宝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三楼金色大厅与中外记者见面,回应有关香港问题时温家宝表示:“我以为香港在经济上面临的深层次问题:第一,如何发挥已有的优势,继续保持和发展香港的金融中心、航运中心和贸易中心的地位;第二,如何结合香港的特点发展优势产业,特别是服务业;第三,要利用香港毗邻内地的优势,进一步加强香港与珠三角的联系。内地的广阔市场、内地经济的迅速发展是香港今后发展的潜力所在;第四,香港人民要包容共济、凝聚共识、团结一致,保持香港的繁荣稳定。香港今后不仅会在经济上还有很大的发展,而且还会按照基本法的规定循序渐进地发展民主政治;第五,还有两点不要忽视,一是注重改善民生;二是发展教育”。温家宝正正点出了香港资本主义的弱点,不过问题至今还未见解决。

 

 首先必须承认香港的资本主义与内地的社会主义如何协调发展是一个问题,社会主义在内地促进经济蓬勃发展,而资本主义在香港也得到完整保留,因此我们要问香港资本主义发展下去,与内地社会主义会否进一步融合?两制之间存在张力也是正常的,问题是这些融合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如何解决?现时似乎未有机制。2047年的香港资本主义对内地来说是一种负担还是一份礼物还是未知之数。

 

 一直以来,香港都在资本主义全球化的影响下,根本不能控制自己的发展方向,一直在资本主义的洪流之中随波逐流。我们习惯了的资本主义本身并且没有自我完善的机制的。香港的未来发展必须告别现时的一些资本主义缺点及失误,奈何香港资本主义本身寻找自己的独特路线同时也不违背社会主义的发展下,2047年的“再回归”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我们在2047年之前如果不对现时的资本主义发展模式进行修订改造的话,很大可能会出现制度上的不协调。香港未来路在何方?相信不是短时间内能回答的,但必须明确香港必须寻找一条可以与内地社会主义无缝接合新的发展道路。香港发展模式的探索不仅是香港特区的责任,也应该是全体港人关注及重视的事情。香港发展模式必须考虑下列几个方面:首先,香港发展模式要有可持续性及财政上的可负担性。在资本主义的基础上推行一种新的制度有一定难度,但香港社会可否借鉴社会主义?相信不是许多人会问的。视乎香港社会本身的条件、政府态度及社会共识。

 

 创富经济

 

 香港自豪的金融产业除了因为香港是自由港,没有外汇管制之外,香港也是全球“热钱”的汇合地。“热钱”的目的,是追求最大的利润,而香港的股市、汇市及楼市也正是这些“热钱”主人的“狩猎”之地。在这个过程中,香港金融机构(包括外来的及本地的)都有所利益,而所谓的市场秩序好,其实这些看透了,也不过是为防“君子”而设的市场规则及监管机制。香港金融神话也就是被自我陶醉的本地经济学者及外国的“捧杀”。香港的金融体系本身存在弱点,这些弱点也未见着手应对,而这些弱点也提供了“金融大鳄”机会,把香港作为“提款机”。香港经济的发展离不开与内地的互动。香港的腹地应该是珠三角地区,因此区域的深度合作必须进入粤港政府的议程,有需要检讨合作机制,另外,粤港合作框架协议已有多年时间,也有必要进行检讨,并要慎防粤港合作框架协议“空心化”。 

 

 香港经济要进行转型,不过政府的力度似乎不足。曾提出的“六大产业”,成效也有必要进行评估。在发展新产业方面,政府要一改过去只说不做的态度,积极投放资源,培养人才,尤其是引入专才,希望在几年之内做大文化创意产业及高新科技产业。

 

 特区政府应该解决深层次矛盾,振兴经济,以切实改善民生为要务。在创新产业方面,特区政府应增加投入,也同时借鉴新加坡政府的经验,鼓励企业增加研发开支,争取香港整体研发占GDP的比重,提高至2%或以上。



上一篇:香港连续23年获选全球最自由经济体
下一篇:香港年味浓 喜迎八方客
版权所有
电话:0311-85525583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长安区中山东路265号
技术支持:金宇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