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封面专题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经导专稿 >> 封面专题

连结大陆市场 重建台湾经济活路

发布时间:2018-6-6 15:37:49
分享到:

       民进党替代国民党取得完全执政迄今届满2年,执政当局为让台湾民众经济有感,最近不断利用各种公开场合大肆宣扬去年各项经济指标,包括:经济增长率2.6%,近3年来最佳;失业率3.76%,近17年来新低;外销订单金额4,928亿美元,年增率11%历史新高;出口金额3,174亿美元,年增率13%7年来最大增幅;股市持续万点行情期间,创下近28年来新高;上市上柜公司整体营收32.7兆元,创下历史新高等。此外,为能解决低薪魔咒,除采取公部门加薪外,透过不断道德劝说私部门能够配合加薪,甚至公开表示,去年劳工月薪平均49,989元、实质月薪平均42,271元,均创历史纪录。


       尽管,执政当局提出许多颇亮丽的数据说明台湾经济已经复甦;但是,台湾民众对执政当局的整体表现似乎无感。探究其原因,除部分经济指标未能从“国际”比较的角度进行论述外,许多经济指标因“标的”的相异,而呈现不同之解读。例如:经济增长增加幅度不如全球平均,将其说成近年表现最佳;民间投资实际到位金额持续停滞,将其说成招商承诺金额超越以往水平;外资频繁进出资本市场,将其说成来台投资意愿持续热络;制造产品出口全球比重排名不断下滑,将其说成出口年增创下近年最大增幅;服务输出金额退至亚太四条小龙之末,将其说成附加价值逐年提高成为促进经济增长动能;受僱劳工薪资属于时间序列逐年递增,将其说成创下历史新高;家庭储蓄率不及20%,将其说成国民储蓄率超过30%;观光相关行业景气衰退、旅店被迫求售,将其说成其他国家来台旅客(包括过境)急增替代陆客锐减、观光收入再度增长。


       台民众盼望改善两岸关系


       或许执政当局所提出的政策方向脱离民众需求,使得这些可以从民意调查中反映其整体表现。依据最近台湾多项民意调查统计显示,民众对执政当局的整体表现表示“满意”比重平均大致不及三成、表示“不满意”比重则是接近六成,如果比较去年同时,其满意度下降至少一成、不满意度上升超过一成。此外,在执政当局表现满意比重持续下降状况下,台湾民众对其未来2年的执政信心,随着同步下降;其中,表示“有信心”比重仅有三成、表示“没信心”比重则是超过六成。不过,在这些民意调查中最受到瞩目值得探究的指标是,针对台湾民众认为执政当局所迫切需要处理的项目进行调查统计结果发现,其比重最高并非教育、司法、劳工的改革,而是“两岸关系”之改善。


       上述民意调查结果,其实并不令人感到意外。回顾2016520日以来迄今,台湾执政当局以模糊的态度回避“九二共识”回覆大陆执政当局,造成两岸关系发展从2008年以来的“热络”景象急转直下陷入“冰冻”状况,进而使得台湾经济直接受到影响。亦即台湾执政当局在意识型态纠葛下,忽略以全方多元的角度利用台湾本身长期以来所建立的竞争优势,发挥经济战略核心价值,立于不败;其中,为了降低对大陆之依赖,重新启动“南向(东协国家)”政策,更进一步将台湾既有的利基条件拱手让人。此一政治考量,颇让台湾工商产业感到担忧,不断透过各种场合指出两年以来两岸关系陷入僵局,导致丧失许多市场布局机会,已严重地对台湾产业的未来发展产生相当程度影响,甚至更进一步认为其是未来挽救台湾经济困境之重要关键。


       归根究底在于,两年以来台湾执政当局始终以“自以为是”的思维处理政务;不过,令人遗憾的是,其治理视野仅以个别政党短期利益为前提,缺乏以台湾经济长远发展为依归。此外,加上受到意识型态纠葛,不愿重视大陆市场对台湾经济发展的重要性与关联性,也就等于将台湾经济的未来生存空间摒除于13亿人口市场可能带来的红利之外,其扭曲事实、封锁作为,也致使台湾经济陷入困境。这些从今日台湾所呈现出来的青年族群低薪、学者专家出走、国际企业来台投资停滞、上市上柜企业减资乃至下市等现象接二连三的发生,其实是“冰冻三尺、并非一日之寒”之苦果。


       两岸民间经济交流根基深

       虽两年以来两岸关系陷入僵局,但无法否认的是,两岸同文同种、语言共通、血脉相连、难以割舍,加上地理位置相邻,以及产业互补互利,此一期间双方民间在经济上的交流合作,并未因两岸官方在政治上的互动往来中止而被迫停滞,反而持续畅旺。


       依据两岸双向投()资最新相关数据统计显示,台商对陆投()资因近年以来大陆生产要素大幅提高,最近三年呈现持续略为衰退现象,2017年台商对陆投()资核准金额共计87.43亿美元,虽较2016()资金额的91.84亿美元减少4.80%;但台湾对陆投()资件数,因大陆扩大开放台商投资产业项目而增加达到484件,较2016年投()资件数的252件大幅增长92.06%。相对陆企来台投()资方面,2017年陆企来台投()资金额共计2.66亿美元,较 2016年的2.47亿美元增加7.30%,呈现微幅增长;不过,陆企来台投()资件数方面,随着投资规模逐渐扩大呈现略微下降仅有140件,较2016年投()资的158件则是减少11.39%


       其次,若以最近两年两岸双边贸易相关数据统计观察,2017年两岸贸易(包括港澳)金额达到1,818.9亿美元,占台湾整体对外贸易金额的31.5%,如果与20161,577.2亿美元之比较,呈现15.32%大幅增长。其中,包括:出口中国大陆(包括港澳)1,303.2亿美元,较2016年的1124.1亿美元增长15.93%,来自中国大陆进口(包括港澳)515.6亿美元,较2016年的453.1亿美元则是增长13.79%。不过,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两岸贸易(包括港澳金额不但为台湾带来787.6亿美元的对外贸易顺差,较2016年的671.0亿美元增长17.37%,而且最近三年呈现逐年增加现象。


       应乘大陆发展东风

       重建台湾经济活路

       在此同时,检视过去30余年两岸经济关系变化,很显然地可以发现,随着互动往来逐渐深化呈现日益密切。若将此一现象利用“雁行理论(the flying-geese model)”加以观察,其实可以溯自1950年代中期之后,台湾产业曾经在欧美、日本等先进国家产业升级转型过程中,因顺势因应国际环境变化,而参与搭上产业起飞行列,进而从结合内、外在资源中取得利益。迈入1980年代,虽台湾产业面对内、外部环境产生急剧变化陷入发展困境,但适逢大陆实施经济改革开放提供机会,在让台湾的许多传统产业赴陆投资找到重新发展舞台的同时,不但促进台湾经济持续增长,而且推动台湾产业加速转型。


       不可否认,近年以来因大陆积极推动产业转型,加上生产要素成本不断提高,而让过去赴陆投资利用低廉充沛生产要素从事加工的台湾传统产业厂商遭遇经营瓶颈,甚至因竞争优势不再而逐渐淡出大陆。然而,随着大陆推动“中国制造2025”,加速从制造大国升级为制造强国,如果在陆台湾产业厂商能够有效利用最近所公布的《惠台31条》措施,借力大陆产业朝向提高质量升级加速创新,重新建立竞争优势,配合大陆经济结构转型,将有助于接轨其前所未有极具有发展潜力之内需市场机会。


       换句话说,中国大陆改革开放之初1980年人均所得309美元,之后增长颇缓,至1991年时也仅358美元。不过,自1992年邓小平南方视察提出“发展才是硬道理”谈话后,在包括台湾在内的国际企业赴陆投资,带动出口大幅增长加持之下,大陆经济开始快速起飞,其人均所得随着经济高度增长,从2000年的958美元、2010年的4,524美元,大幅增加至2016年的8,123美元,预估于2019年时将超越一万美元,其所延伸的内需消费市场潜力,让大陆从1990年代末期的世界工厂,即将升级为未来之世界市场。


       另一方面,再从衡量一国总体经济规模最佳指标的GDP总量之增长来看,依据国际货币基金统计,1990年中国大陆GDP总量仅有0.4兆美元,占全球之比重不及2%,至2017年时已经达到11.2兆美元,占全球之比重已提高至14.8%,预估2018年与欧元区十九国之GDP总量旗鼓相当,两年之后将会更上一层楼,遥遥领先欧元区。再者,虽中国大陆现行部分制度因不符市场规范,而恐将扭曲资源降低运用效率,甚至引发风险威胁经济发展,但依据世界经济论坛(WEF20062017年竞争力评比,中国大陆排名由全球第54名进步至第27名;此外,依据洛桑管理学院(IMD)竞争力评比,中国大陆从2017年的第18名提升至2018年的第13名,首度超越台湾(第17名)以及韩国(第27名)。


       由此可见,中国大陆从2001年起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以来,其经济一日千里快速发展,其实并非偶然。尤其是随着大陆经济的日益茁壮,未来其对台湾经济的影响可能将会越深,台湾执政当局不能忽略这个已逐渐发展成熟的新局面,不能忽略上述人均所得超越一万美元已意味着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程度极重要的里程碑,这是显示一个国家的内需消费能力基础,是代表全球一个极为重要的潜力市场。


       毕竟,中国大陆经济改革开放之后经过30余年快速发展,其经济体规模倍数增长,已经超“德”越“日”成为全球仅次于美国经济体的地位。再者,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之后,随着中国大陆从世界工厂升级为世界市场,在全球重新整合供应体系或价值链结过程中,逐渐发展以中国大陆为“制造”或“服务”中心所形成的贸易往来与投资合作之网络,更是难以否认事实。亦即在中国大陆的吸力,配合国际环境的推力下,大陆成为台湾产业投资最多的区域与出口最大之市场,已形塑对大陆“区域”经济倾斜整合的现象。


       面对此一发展趋势,台湾经济理应可以利用地理相邻及两岸同源优势,扮演重要角色或发挥关键影响;亦即台湾在两岸互动往来过程中,除考量政治干扰与军事对立的处境外,必须以客观、务实的角度解读经济交流或产业合作之状况。然而,可惜的是,不论是早期的亚太营运中心规划,抑或是近年之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却又在“戒急用忍”政策及意识型态晕染下,让台湾的机会逐渐丧失,不但阻碍出口增长幅度,而且也影响了企业的投资意愿。


       无论如何,大陆是台湾布局全球投资及拓展国际贸易无法忽略的重要环节。面对近年大陆经济快速崛起,尤其逐渐参与主导全球经济秩序之下,个人认为,台湾经济若要重新找出已逐渐失去的竞争优势,则需积极化解两年以来两岸关系所陷入的僵局,切忌自欺重蹈“畏中”陷入“仇中”、“反中”、“抗中”窘局,而是应该排除意识型态纠葛;同时,妥善利用既有所存在的政治、社会、文化等特殊条件,与大陆之未来发展方向相向而行,形塑未来两岸关系最佳发展模式。如此一来,不但能够借乘东风而起、找到定位,让台湾经济走出胡同,而且更可凭借所累积的软实力与巧实力,让台湾产业迈向全球。




上一篇:新兴市场摆脱货币危机难言乐观
下一篇:台湾民调指蔡英文执政两年来绩效不佳
版权所有
电话:0311-85525583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长安区中山东路265号
技术支持:金宇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