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封面专题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经导专稿 >> 封面专题

“筑巢引凤”——港交所新规受业界热捧

发布时间:2018-1-16 10:40:58
分享到:

       “我们香港是一个小市场,在这个市场的发展里面,我们最大的挑战是要保持永远能够与时俱进。因为很有可能如果我们做得不好的话,就会被边缘化。”香港交易所行政总裁李小加最近这样说。


       在20176月发出两份咨询文件后,港交所在1215日宣布了该次咨询的结论—港交所将推进一系列的改革来吸引更多的公司前来上市,而这些举措对港股市场或许会带来巨大的变化。尽管在2017年年中,市场已表现出一边倒的支持态度,但当正式通过的消息公布时,市场仍是一片欢呼。


      无论投行人士,还是投资人,均为香港叫好,因为这将给这些香港金融市场的从业者、金融机构,带来直接的利益。按照既定的时间表,2018年第一季度,港交所将针对同股不同权等政策的细则,进行第二轮市场咨询,此轮结束之后,相关政策将更加清晰。


      李小加指出:“这不是一次容易的改革。作为香港市场近20多年来最重大的一次上市改革,它从一开始就面对前所未有的争议,尤其是是否接纳不同投票权架构、未盈利公司上市等议题,在全世界任何一个市场都是不容易抉择的监管选择题。”


      多名投行人士表示,市场咨询结束后,相关细则仍待香港证监会审批通过,而对于那些想赴香港上市的新经济公司,调整法律、会计档,加上上市审批,需时约1年,如此推测,至少要待2年之后,也就是2020年,香港才能出现大批新经济公司赴港上市的热潮,而整个市场的培育则是一个长时间的过程。


      尽管如此,市场已经开始猜测哪家公司将率先赴港“吃螃蟹”,阿里旗下的蚂蚁金服、手机巨头小米是市场关注的两大热门。然而最终两家公司能否花落香港,仍未有定数。


      反思4年终做变革

      如今回望,2013年成了改变香港上市制度重要的一年。那一年,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高调表态,希望阿里巴巴赴香港上市,但条件是需采纳合伙人制,即同股不同权架构的一种。

消息一出,香港市场反对声此起彼伏。他们认为,相较于美国成熟的集体诉讼制度,现阶段的香港并没有完备的措施,以保证投资人的权益。


      当时,为了争取到阿里巴巴赴港上市,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呼吁香港需抓住阿里巴巴这个电商巨无霸带来的机遇,以免被时代抛弃。然而,在市场强烈的反对声中,李小加和马云的声嘶力竭化为泡影。阿里巴巴最终赴美上市。当日后被媒体问及为何选择美国时,马云抛下一句“我们被香港拒绝”。


      与阿里巴巴擦肩而过之后,那些曾经反对香港接纳同股不同权的市场人士,似乎意识到新经济大潮势不可挡,变革迫在眉睫。在接下来的3年间,香港围绕同股不同权的讨论未曾停止,虽然并无进展,但反对的声音逐渐变小。几经周折,2017617日,港交所再次针对同股不同权的改革,推出市场咨询。6个月之后的1218日,港交所宣布,放行同股不同权,这被视为香港市场二十多年来,“最重大的一次上市改革”。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则认为,港交所主机板引入同股不同权的背景,是港交所除了面临来自内地交易所的竞争之外,在争取一些炙手可热的互联网、科技类公司IPO时,还要面对来自美国等发达资本国家市场的激烈竞争,阿里巴巴赴美上市便是最好例证。港交所主机板引入同股不同权机制意义重大,等于为高科技、互联网等类别的内地企业赴港上市扫清了一大障碍。


      近年来中国的科技企业发展非常迅速,阿里巴巴、京东等巨头势头蓬勃,而由于公司初创时很多投资人,公司股份比较杂,为了保证自己对公司的控制权,偏好分级发行股票。这些公司在A股上不了市,在港股无法分AB级发行,所以就会选择去纳斯达克上市。所以港股施行“同股不同权”的政策,一方面是由于与纳斯达克的竞争,另一方面,则是中国科技公司迅速发展,倒逼港交所进行改革。


      “当允许同股不同权之后,既能获得美股那样灵活的机制,又有熟悉中国市场的投资者,企业对于控制权和对市盈率的要求都可以得到满足。”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杜国栋如此评价。


      着力吸引新型企业来港上市

      港交所在《咨询总结》中给出了两个重点目标,一是尚未盈利或录得收入的生物科技公司,二是不同投票权架构的新兴及创新产业公司。这两类公司,在作出额外披露和制定保障措施后,日后可以在港交所主机板上市。


      与此同时,《咨询总结》也设置了并不低的准入门槛。不同投票权架构公司的预期最低市值须达100亿港元,若市值低于400亿港元,则上市前的完整财政年度收入需达10亿港元。而未有收入公司生物科技公司,预期最低市值须达15亿港元。


       这一结论获得了香港市场的良好反馈。


      “总得来看,对香港的投行是一个商机,市场上产品越多,市场参与者的利益越大。”兴证国际融资有限公司总经理梁健昌说。


      他续指,过往主机板上市条例第18章允许,只有未盈利的矿产公司可以赴港上市,从港交所公布的《咨询总结》来看,接下来未盈利的生物科技公司也可以到香港上市,加上那些同股不同权的科技公司,未来香港有望成为这两类公司的聚集地。


      投资人、汉领资本香港董事总经理夏明晨也持有类似的观点。他说,目前国内涌现出了一批批医药创新研发实力派企业,它们正大举投入研发中,可能企业暂时不赚钱,但净资产收益率非常高、增长非常快。如果允许这类企业来香港上市,允许他们来香港募集资金支援企业发展,这对于国家的新药研发有非常重要的战略意义,也势必在资本市场上掀起一波浪潮。


      “过往一二十年,在美国上市的新经济公司比重,远远超过内地和香港,到香港上市的企业则多为金融、房地产以及制造业等旧经济公司,接下来到香港上市的科技、互联网以及医药类公司势必将增加,这也是整个中国经济结构转型的缩影。”夏明晨说。


      市场仍待细则出台

      据德勤预计,2017年香港的IPO集资额约1,282亿港元,较2016年大跌34%,港交所痛失全球集资王三连冠已成定局。与此同时,纽交所无论是公司上市数量,抑或集资额方面,领先全球,稳居2017年的全球集资王。另一家会计师事务所毕马威预计,上海交易所2017年的集资额有望超越香港,位居全球第二。


      因此在此时放行同股不同权架构,算是在全球交易所的竞争颓势中,绝地反击。


      对此,多名市场人士表示,相较于海外的交易所,香港对中国内地公司也具有天然的优势。例如,在香港被做空的机会很小,与市场的沟通成本较低,而美国对一些具有中国特色的产业往往估值较低,诸如游戏、娱乐类公司。此外,香港现在因为有了“北水南下”,流动性也比以往好。这些因素都将是吸引企业赴港上市的筹码。


      至于香港放宽IPO政策后对整个市场的提振效果如何,梁健昌认为,还要看那些第一批到香港上市的新经济公司上市后,估值、再融资的反馈,如果表现好香港有可能形成新经济类公司的板块或者指标,但前提是需要更多的这类公司到香港上市,但短期内无法得出结论。


      “毫无疑问,未来香港将分享中国新经济成长的红利,但这会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夏明晨说。



上一篇:香港上市规则需要大突破
下一篇:创业板龙蛇混杂 亟需改革
版权所有
电话:0311-85525583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长安区中山东路265号
技术支持:金宇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