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封面专题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经导专稿 >> 封面专题

创业板龙蛇混杂 亟需改革

发布时间:2018-1-16 10:35:05
分享到:

       近年的创业板存在很多问题,创业板更出现不少“啤壳”个案,令港股被嘲讽为老千股市场,“围飞作歹”吓怕投资者,创业板新股的股价被舞高弄低已成为新常态,香港证监会及港交所正努力进行改革,香港证监会大力打击犯罪行为,而港股迎来24年来最大上市规则改革。另外在去年12月中,港交所发表《创业板咨询文件》咨询总结,将取消创业板发行人转往主板上市的简化转板申请程序,并提高上市门槛。又决定不推出“创新板”。


       妖股、殭尸股横行

       好坏难分

       港股近期屡创新高,但早前细价股股灾揭露港股参差不齐的情况严重,更触发港交所及证监会连串改革,甚至要求部分股份停牌、除牌,反映过往由本地庄家、内地公司打造下,“妖股”和“殭尸股”已经横行,行内人直指创业板两三成港股都是“垃圾股”。香港证监会愈查愈紧,新股上市理应比以往困难,但中小型保荐人公司依旧愈开愈多,更以贱价,甚至是“造数”等方式吸客,令申请上市的公司好坏难分。


       香港证监会多年来均表明会严格监管股市,但一直只闻楼梯响。直至去年中,监管机构和港交所“一反常态”,以停牌及列入除牌程序等做法DQ(取消资格)港股。香港证监会前主席梁定邦形容,香港股坛邻近内地等新兴市场,部分公司对法理认识不深,虽然香港监管力度逐年加强,但仍有大量“问题”公司成功上市,加上香港亦有不少劣质的上市公司,令港股龙蛇混杂,参差不齐。


       本刊记者翻查资料,香港证监会过去一年以《证券及期货(在证券市场上市)规则》第八条,要求新锐医药(6108)、中国家居(692)、隆成金融(1225)及辉山乳业(6863)等多家公司停牌。另外,香港港交所在过去一年亦有出手处理多家业绩、市值及成交均偏低的疑似“殭尸股”,包括将华多利(1139)、亚洲煤业(835)停牌及列入除牌程序,以及对万亚企业(8173)、中国生物资源(8129)等最少五家公司展开取消公司上市地位的程序。


       事实上,香港证监于去年10月初打击创业板上市转主板的新锐医药。新锐是在201310月,从玩具大王蔡志明及股坛活跃人士曹贵子有持股的康健国际(3886)分拆在创业板上市,2015年转主板。新锐医药被指在2015年间,收购杭州医疗器械公司Saike International Medical Group Limited百分之五十的权益,以及在2016年和2017年间,收购恒雅国际有限公司(现称WinHealth International Company Limited)百分之十五的权益时,所发出的公告,涉重大失实、不完整或具误导性。


       翻查资料,新锐医药20152月底,资产净值仅760多万人民币,但收购Saike的股权费用则为9,500万人民币;该公司201610月底止,资产净值只有约500万人民币,而收购WinHealth则须耗资4,725万人民币,由供股集资所得拨付。


       此外,新锐医药自20156月由创业板转主板后,财务活动不断,2016年初合股,五股合并为一股,年底又供股,比例为一供三。该公司指正就如何处理事件及复牌寻求法律意见。不过,翻查资料发现,过往被证监以第八条打击的上市公司,不少均复牌无期,亦有机会除牌。


       庄家沽空炒低

       引散户贱价出货取利

       向下炒同样属于港股乱象之一。据了解,有庄家会先沽空股份,再炒低价格,散户抵受不住出货,庄家便补仓获利,其后又通过供股合股,重新将股权集中在自己手上。资料显示,2013年至2016年间,上市后有2524宗公司集资个案,涉及1.8万亿元总资金,当中摊薄达百分之二十五以上的交易,占总宗数的百分之五,即125宗。期内,由非持牌人包销的优先认购要约占百分之二十五,约90宗,当中百分之二十二,即81宗由控股或主要股东或董事包销。


       三成是垃圾股

       针对上述情况,港交所20179月底发出《上市发行人集资活动》咨询,建议禁止高度摊薄效应的集资活动,把摊薄效应界线设定为百分之二十五,又限制大股东担任供股包销商。投资者学会主席谭绍兴分析,香港不时有股份通过向下炒方式令散户输钱,“港股最低交易价格为一仙,跌到最尽无得再跌,庄家就要合股再炒,或者供股重新集中股权,然后卖壳。”


       对于港交所及证监会的连番动作,谭绍兴坦言,上市公司实际等于港交所的客人,过去十年间,甚少见港交所将上市公司停牌“赶客”,但近大半年来,港交所及证监明显加强力度,打击“垃圾”公司。他直指香港有两至三成股份都是“垃圾股”,由股坛新旧派庄家打造,“一些公司上市费用要2,000万元,但对外集资仅1,000万元,明显是为了将来卖壳而设,这些公司将来无法卖壳,就只等证监除牌。”


       提升门槛 加强监管

       港交所监管事务总监兼上市主管戴林瀚表示,港交所修订创业板及主板上市规则,包括将Growth Enterprise Market及创业板统一称为GEM,反映其专为中小企而设的新定位。同时,取消创业板转往主板上市的简化转板申请程序,规定公开发售部分不少于总发行量百分之十,以及提升主板及创业板上市门槛等。


       审批上市申请权利将由上市科转交上市委员会,收回审批权时间为今年就上市委员会决策制度进行咨询有结果后,或适当的较早日期。新的上市规则将于今年215日生效。


       戴林瀚强调,今次修订有助回应对创业板上市申请人及发行人质素及表现的关注。创业板将成为一个独立的市场。另外,根据修订创业板转板上市申请人必须委任保荐人,并须于递交上市申请的最少两个月前委任。创业板最低市值要求由1亿元增至1.5亿元,最低公众持股价值由3,000万元增至4,500万元。


       香港证券商协会副主席陈柏楠表示,对于创业板改革包括修改上市门槛、禁售期及公开发售比例等,均倾向支持,但不支持取消其简化转板申请程序,认为创业板将会更被边缘化,无法为板块内的公司提供升格的动机。


       把握契机进行转型

       巩固一哥地位

       永丰金融资产管理董事总经理涂国彬表示,“啤壳”、“围飞”等事件反映香港金融监管机制追不上发展所需,令人忧虑香港仍否堪称国际金融中心,或能否适应区域经济新发展的变化。当下香港金融业最大机遇,是在中国的现代化强国发展中寻找合适角色,如成为协助内地创新企业融资、服务内地实体经济的平台,一如华尔街服务在美国现代化过程中崛起的企业和超大企业。若香港在金融监管上裹足不前或忽略内地变化,只会痛失发展良机;反之,若能把握契机,或能成就经济转型,巩固区域金融服务业“一哥”地位。


       他指出,近期事件凸显监管机构斩妖除魔的决心。早在去年中,香港证监会主席唐家成已坦诚对传媒说,中国证监会关注香港处理老千股、壳股、创业板“围飞”等影响香港金融市场的乱象。唐家成更许诺在五至十年内杜绝老千股。这次整顿是大刀濶斧,已曾反对三间公司上市,勒令十间公司停牌。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虽然呼吁市场不应放大老千股问题,但同样表示会加强监管研究。这一系列动作的潜台词非常清晰,监管当局是认真要“洁净”市场,打击投机,以维护市场健康发展。


       他强调,金融证券业是香港所余不多的经济支柱,尽力守护体制健全是港府应有之义。不过,现行监管制度却落后于行业发展需要,谜股事件只是浮在水面的案例。事实上,这是反映监管问题,任何监管体制都无法禁绝所有违法行为。只是,香港不少环节的体制均漏洞百出,甚至无法有效监管或管理明显违法情况,这是香港结构性问题的症结,社会必须共同面对。要解决结构性问题,就需要从根本处着手,撼动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以证券市场为例,证监会与港交所在过往的改革中都犯了根本错误:与虎谋皮般要求既得利益群体主动接受更多监管。香港的证监体系必须以社会经济整体利益为核心考虑,勇于捣破利益集团,才能推动落实市场改革。



上一篇:“筑巢引凤”——港交所新规受业界热捧
下一篇:全球经济仍存四大变数
版权所有
电话:0311-85525583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长安区中山东路265号
技术支持:金宇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