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封面专题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经导专稿 >> 封面专题

疫情對中國經濟及國家主權信用評級有何影響

发布时间:2020/03/09 15:38:11
分享到:
武漢新冠病毒爆發已三十多天。2月19日,全球著名管理諮詢公司麥肯錫發布報告稱,中國疫情經歷了三個階段,武漢封城前為第一階段,武漢封城至2月10日為第二階段。隨着成千上萬農民工返城,疫情已開始進入第三階段。
 
2月23日,參加G20財長會議的美國財長努欽在利雅德接受採訪時表示,目前很難就疫情對經濟構成的影響做出準確預測,不過未來三到四個星期這種影響將會變得明顯。屆時,美方將有更好的認識並制定相關對策。
  
麻痹大意或鑄大錯
 
努欽之言表明,新冠病毒疫情發展對中國,乃至對全球經濟可能產生的影響不可小覷。顯而易見,疫情將拖累今年中國經濟增長。然而,其影響究竟有多大取決於疫情持續時間和嚴重性。
 
近日來,一些單位已開始陸續復工,今後數週將是防疫關鍵期。2月2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提到,疫情蔓延勢頭得到初步遏制,防控工作取得階段性成效,全國新增確診和疑似病例數總體呈下降趨勢,但同時強調“全國疫情發展拐點尚未到來,湖北省和武漢市防控形勢依然嚴峻複雜”。
 
值得警惕的是,疫情剛剛顯出些許向好跡象,一些地方卻出現了麻痹大意苗頭,從江西瑞金武陽墟鎮大部分人未戴口罩人山人海趕集,到四川廣元紮堆喝壩壩茶,再到鄭州排長隊等胡辣湯,如此種種,令人錯愕。
 
據報道,廣州不止一家飯店開而復關,堂食被市場監管部門叫停,北京當當網復工後亦出現確診病例,造成66人隔離觀察。前些天,上海閔行區好市多超市又人頭攢動,疫情防控再度敲響警鐘。
 
2月23日,習近平總書記在17萬人大會上提醒幹部形勢“嚴峻複雜”,疫情防控正處於“最吃勁的關鍵階段”。
 
當被問及新增確診病例連日下降是否說明拐點已到之時,鍾南山院士說:“不能完全證明拐點到來,拐點還有幾天,2月下旬可能到達高峰。”
 
毋庸置疑,面對1949年以來傳播速度最快、感染範圍最廣、防控難度最大的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稍有不慎,就會釀成大錯,給國家社會經濟發展造成更大的衝擊。
 
穩經濟首當控疫情
 
資料顯示,這次新冠病毒傳染速度明顯快於SARS。與2003年相比,中國政府採取的防控措施要嚴厲許多,但當初受SARS衝擊最大的服務業如今在中國GDP中的權重已不在一個量級,疫情歷時愈長,對經濟的影響愈大,兩者之間的關聯性不言自明。
 
全球三大國際評級機構之一惠譽發布報告稱,當初SARS影響中國經濟三個月,這次中國政府採取更為有力的限制措施有助於更快遏制疫情。
 
2月19日,麥肯錫報告分析,除湖北以外的其他地方可能會出現兩大情形,第一種結果是,儘管大量農民工返城,但富有成果的積極疾控方案成功阻止病毒進一步嚴重蔓延,經濟復甦隨之而來。
 
早幾天,穆迪旗下分析公司發布評估報告認為,這次病毒蔓延超預期,導致大部分中國經濟停業。中國的疫情仍在蔓延,經濟損失上升。疫情發展軌道仍具不確定性,可能會出現兩大結果。
 
有80%概率的是基線情景。在這種場景下,新冠病毒感染者在10萬至15萬之間;病毒被有效控制在中國境內;疫情到2020年中可望平息;死亡率在2%至3%之間。
 
根據對33個中國最大的地級市和計劃單列市經濟受損情況的評估,該機構稱,疫情已嚴重衝擊中國經濟,受損產量約合中國GDP的1%。預計中國經濟會在今後一、兩週緩慢回暖,到4月底差不多完全恢復元氣。
 
報告稱,中國的貨幣和財政刺激大幅增加將緩衝疫情對中國經濟造成的後果。中國政府有足夠的空間降低利率,刺激信貸增長,減稅和增加政府支出。
 
穆迪分析公司預測,第一季度實際GDP下跌,但下半年會強勁反彈,到2021年中完全恢復。2020年實際GDP增長為5.4%,低於疫情爆發前預測的6.2%。
 
須防疫情倒灌釀新災
 
隨着疫情形勢出現向好跡象,各地復工復產步伐加快。2月24日,廣東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一級回應調為二級。截至2月27日零時,全國16個省份已下調應急回應級別。
 
21數據新聞實驗室統計顯示,各地復工率(以當地公布的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的復工率計,下同)逐步提高,其中,浙江超90%,江西、山東、江蘇、遼寧、廣東等地已超80%,福建、上海、貴州復工率超過70%。
 
同日,在國新辦新聞發布會上,國家發改委黨組成員、秘書長叢亮介紹,從重點行業看,鋼鐵企業復工率為67.4%,有色金屬企業復工率為86.3%。特別是關係國計民生的重點領域企業正在加快復工復產,相關企業正在加班加點、開足馬力生產,口罩企業產能利用率已達到110%,全國糧食應急加工能力復產率已超過70%,煤礦產能恢復率達到76%,鐵路裝車數已恢復到節前正常水準的95%左右,民航、港口、水運均正常運營。
 
復工復產不能忽視防疫。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學首席科學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曾光表示,這段時間我們看的都是一路凱歌,其實孕育着危機,風險主要體現在復工、復學、醫院全面開展工作之上。
 
曾光強調,學生歷來是呼吸道傳染病的主力軍,現在主力軍尚未登場。青少年症狀輕微,不能、不容易及時發現,發現後可能已經傳了一代兩代,非常難控。學生將病毒帶回家庭,老年人群易受影響。還有,醫療機構全面開診後,各地病人彙集,如若出現無症狀傳播者,會給醫生造成一定壓力。
 
另一方面,隨着疫情在韓國、意大利、伊朗等國爆發,疫情正在從意大利和伊朗向周邊國家蔓延,瑞士、奧地利相繼出現首例確診病例,西班牙新增一例確診病例,中東有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國家迅速增加,非洲也陸續傳來確診病例消息,美國加州還出現了疑似本土確診病例,華盛頓州更是出現了全美無明顯接觸史的首例死亡病例。初步統計,截至3月4日,除中國之外,全球出現疫情病例的國家已多達76個國家,感染人數超過12000人。
 
美國作家約翰·M·巴里在《大流感——最致命瘟疫的史詩》中指出,“流感傳播一旦被切斷就會產生顯著的影響,因為病毒的毒性是與日俱減的。只要能延遲它到達某個社區的時間或者減緩其傳播速度——哪怕是這樣微小的成功——都能拯救成千上萬條性命。”如果疫情在全球更大範圍蔓延,毫無疑問,中國面臨疫情倒灌風險增大。
 
目前,中國各級政府正在取消限制、恢復經濟和防止疫情蔓延之間艱難平衡。防疫是頭等大事,也事關民生,事關社會經濟發展全域。中國在疫情下降的過程中,寧願失之於謹慎,也要謹防疫情大幅反彈的風險。
 
惠譽報告估計,如果疫情到第二季度仍未得到控制,中國的經濟增長可能面臨更劇烈的下跌,第一季度可能跌至不到3%。
 
麥肯錫報告設想了另外一種可能,即大批農民工返城引發另一波大規模病毒感染,致使政府不得不收緊旅行限制,經濟復甦恐要遲至下半年。
 
穆迪報告指,疫情擴大的概率只有20%,但一旦發生,最終感染者在25萬至30萬之間;疫情大部分控制在中國和東南亞部分地區,包括香港、新加坡和台灣;疫情至2020年年底結束;死亡率在3%至4%之間。
 
在這種情況下,2020年中國經濟失速,實際GDP增長僅1.7%,第四季度同比增長幾近於零,經濟表現為30年來最差。
 
發債企業違約風險增大
 
疫情對企業的衝擊是實實在在的。惠譽公開授予評級的中企有166家,這些企業今年2月至6月到期的境內和跨境債務總額約合5,830億人民幣,一些企業債務風險增大。
 
惠譽分析,未來幾個月將到期的資本市場債務再融資風險繼續存在,那些在疫情爆發前已處於困境的企業再融資風險尤其高。
 
除債務到期規模之外,惠譽還考慮了諸多其他因素,包括疫情對企業運營的潛在衝擊,資本市場再融資負擔,股權結構(是否政府相關企業),以及疫情爆發之前的信用品質等。
 
不過,總體看,上述大多數企業再融資壓力不大。惠譽最新評估顯示,166家受評企業中絕大多數(154家)再融資風險為低,只有7%(12家)的企業到期的債務面臨中等到高的再融資風險,其中5家為中等,7家為高。
 
2月24日,針對疫情影響會否提高部分發債企業債券市場違約率問題,人民銀行金融市場司副司長彭立峰表示,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短期內對中國的經濟產生一定的影響,部分企業的收入和盈利能力也在下降,對於它們債券的履約確實產生一定影響,但對市場的總體影響不大。
 
主權信用評級或面臨下調壓力
 
2月29日,國家公布了疫情後第一個經濟資料,2月製造業PMI較上月下降了13.4個百分點,大幅低於榮枯線下。從分項資料看,生產指數為27.8%,比上月下降23.5個百分點,製造業生產放緩明顯;新訂單指數為29.3%,比上月下降22.1個百分點,製造業市場需求回落;原材料庫存指數為33.9%,比上月下降13.2個百分點;從業人員指數為31.8%,比上月下降15.7個百分點;大、中、小型企業製造業PMI分別為36.3%、35.5%和34.1%,比上月下降14.1、14.6和14.5個百分點。綜合PMI產出指數為28.9%,比上月下降24.1個百分點。
 
新冠肺炎疫情給中國經濟社會帶來了“黑天鵝”效應。上述數據顯示,疫情已重創中國經濟,許多企業面臨困境,其中製造業尤甚。不少企業負債率高、現金流緊張,本次疫情雪上加霜。眼下,大多數製造業企業產需兩不旺,物流成本增高,現金流枯竭,但工人工資、房租等剛性支出無法避免,成本上升、外需減少和內需不足壓得中小企業喘不過氣來,維持運營的資金支出面臨巨大壓力。
 
此外,中國的餐飲、娛樂、交通運輸以及旅遊業等服務性行業也面臨很大壓力。2月20日,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發布報告稱,受新冠病毒疫情影響,2020年,亞太地區航空公司將損失278億美元的收入,全球航空公司損失總收入將達到293億美元。其中,中國航空公司將蒙受最大損失,若只計算與中國有關的航班縮減,單是中國國內市場就損失128億美元。
 
穆迪分析公司指,近年來,中國企業槓桿很高,增長很快,破產和違約上升。如果經濟下行導致商業貸款和債務違約大幅增加,形勢很容易更為嚴重,勢必產生更多信貸問題,中國主權信用評級將面臨下調壓力。
 
惠譽同樣認為,中國政府有更多的空間採取財政刺激,但如果中國大幅放鬆信貸政策,中國的主權信用評級將面臨下調壓力。
 
標普亦發布報告稱,疫情擴散將削弱亞洲國家經濟增長,成為亞太區主權評級面對風險之一。如果中國借助大規模刺激措施增加支出,以抵銷疫情對經濟的影響,其國家主權信用評級或展望,將面臨被下調的風險。
 
不過,惠譽報告續稱,若疫情的爆發得到控制,中國主權信用評級的壓力將有所緩解。報告又指,中國政府會為企業提供相應措施,減輕壓力,幫助經濟活動復甦。至2021年,經濟產出及財務表現受到的損害或會被修復。
 
惠譽報告絕非虛指。目前,中國政府正在採取措施減輕工人和企業的負擔,在低風險和中風險地區有序復工復產,在高風險地區繼續集中防控疫情。
 
對於企業來說,平穩渡過疫情的關鍵取決於能否順利復工復產。在政策支持方面,應將重點放在紓困上面。迄今為止,中國政府宣布了多項支援企業的措施,包括減免稅費、降低利息成本和貸款展期和續貸等,維持經濟基本穩定,防止出現大規模中小企業破產違約。
 
專家認為,面對疫情,要警惕借疫情走“4萬億”的老路,實施新一輪大規模刺激基建、地產和汽車的計劃。尤其不宜採取過度寬鬆的舉措,經濟復甦時更應避免過度刺激,防止信貸氾濫、通脹高企、槓桿上升,投資效率低下,金融風險上升。
 
當務之急是“通過戰略定力與微調來抓住新老動能轉換的契機,‘以疫促制’,補齊體制、機制的短板,完成發展模式的徹底改變。”,而非簡單擴大財政和信貸刺激。
 
誠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亞太局局長李昌鏞所言,若中國經濟因新冠病毒疫情而進一步放緩,仍有空間採取財政刺激措施,但中國不可放鬆處理信貸快速增長問題的結構性改革及措施。
 
有理由相信,中國監管機構和銀行會展現足夠的韌性並有效防止出現嚴重的信貸危機。只要各級政府如履薄冰,在疾控和恢復生產之間做好艱難平衡,疫情無法改變中國經濟長期向好的總體趨勢。

張介嶺 [第3462期 2020-03-09發表]


上一篇:全球經濟衰退不可避免
下一篇:櫛風沐雨 “蓮”成一家 ——澳門回歸祖國20週年繁榮發展綜述
版权所有
电话:15133118093,0311-85525583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长安区中山东路265号
技术支持:金宇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