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热点追踪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经导专稿 >> 热点追踪

疫情對中國經濟的衝擊及其應對

发布时间:2020/02/19 14:15:29
分享到:
這個冬天有點長,尤其是在時間進入2020年之後,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迅速向全國蔓延,舉國上下共同抗擊疫情,為避免人口大規模流動和聚集,採取了居家隔離、延長春節假期等防控措施。
 
決定公共衛生突發事件對經濟短期影響大小的,最主要不是事件的嚴重程度和範圍,而是事件的持續時間。持續時間越短,經濟增長恢復來得越快。防止疫情蔓延的行政控制措施越嚴厲,對當期經濟活動的負面影響就越大,但這也會縮短疫情衝擊的時間。
 
因此,在疫情發展演化的關鍵假設不確定的情況下,對2020年經濟增速做出精準預測還為時尚早。但是定性研判疫情的影響方向,並提出控疫情、穩增長、穩就業、穩預期的實質性措施,不僅有現實意義,而且刻不容緩。更何況,今天的中國經濟還與世界經濟息息相關。
 
與17年前的SARS有很多不同
 
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發展形勢越來越複雜嚴峻,然而目前社會上無論對疫情未來發展的預測,還是對經濟影響的評估,很多都依賴17年前的SARS時期經驗。事實上,新疫情與SARS的傳染強度、變異性和傳播能力明顯不同,移動互聯背景下全社會對疫情的反應模式與17年前也大不相同,如今百萬億規模的中國經濟和17年前13.66萬億的中國經濟早已是完全不同的發展階段,其運行趨勢和經濟結構差異明顯。
 
恒大經濟研究院的一份研究報告認為,相比2003年非典,中國經濟下行壓力更大,外部環境更差,且當前疫情發生的時點為對第三產業需求較大、工人未能返城的春節。
 
從外部環境年,當年加入WTO以後,2003年出口同比從2001年7%升至30%左右。受全球經濟放緩和中美貿易摩擦影響,2019年中國對外、對美出口分別為0.5%和~12.5%,創2008年以來新低。
 
從內部環境看,經濟處於不同的發展階段,當前中國經濟增速換擋,人口老齡化加重,宏觀槓桿率較高,經濟下行壓力較大,2019年底經濟暫穩但基礎不牢,且財政貨幣政策空間小於2003年。
 
此外,與2003年相比,當前第三產業、消費佔比更高,而疫情對服務業消費影響較大。2019年第一、二、三產業分別佔比7.1%、39%和53.9%,一二產業分別較2003年下降5.3和6.6個百分點,第三產業提高11.9個百分點。2019年最終消費支出、資本形成總額和凈出口的經濟貢獻率分別為57.8%、31.2%和11%,其中消費的貢獻率高於2003年22.4個百分點,資本形成總額的貢獻率低於2003年38.8百分點。
 
2003年SARS對中國經濟的衝擊僅體現在第二季度,造成當季GDP增速短暫回落2個百分點,後隨着疫情解除,經濟增長迅速反彈,全年增速達10%。不少學者據此認為,此次疫情實際影響也不大。對此,有分析指出,這樣做出的預測都較難接近客觀現實。理性研判這次疫情對經濟的影響,應基於新疫情、社會反映的新模式及當前新經濟背景進行分析研究,照搬10多年前的數據簡單推演,可能找不到解決當前問題的鑰匙。
 
對一季度經濟增長的影響最大
 
可以肯定的是,疫情拖得越久,經濟影響也就越大。國際評級機構標準普爾做了一個“初步的評估”,認為新冠肺炎可能令中國的GDP減少1.2個百分點。作為對比,2003年“非典”期間,幾家大的國際投行將當年的GDP增長預測平均降低了0.5個百分點。後來的結果是2003年的GDP增速比2002年還要快。當然,這並不改變“非典”衝擊經濟的事實。
 
中銀國際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徐高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持有和上述觀點不一樣的看法。徐高認為:首先,疫情當然會對春節黃金週的經濟活動帶來明顯負面影響,尤其對旅遊、餐飲這些行業的直接影響非常大。不過,疫情對整個消費市場的影響並不會太大:一方面,疫情更多改變的是消費的方式——比如以前大家喜歡在外面吃飯,現在改在家裏。另一方面,疫情的影響也是短期的,更多帶來消費在時間上的推移。以旅遊業為例,根據過去幾年黃金週的數據,春節出遊人次數佔全年出遊人次數的比重不超過10%。十一黃金週是更重要的旅遊季,其出遊人次數大概是春節黃金週的兩倍。疫情結束之後,相信很多人會在別的時間補償春節旅遊未成的缺憾。其次,因為疫情爆發在春節期間,工業部門的經濟活動本來就處於歇業或者停工的狀態。相應地,疫情對工業部門經濟活動的負面影響就較小。
 
疫情對中國經濟的影響主要會表現在一季度,一季度中國GDP增速應該會出現明顯的下行,增長數字大概率會跌破“6.0%”,創下1992年以來季度數據的又一個新低。但是如果在疫情能夠在2月份得到控制,包括旅遊、餐飲等之前因為疫情被抑制的經濟活動會重新煥發出來,從而讓二季度經濟增速明顯反彈。從全年來看,疫情對2020年全年中國經濟會有影響,但影響不會太大。目前粗略估計,大概會拉低全年GDP增速0.1到0.2個百分點。
 
相比這這一觀點,安邦智庫的一份報告則顯得更為謹慎,該報告認為,在經濟影響領域,由於疫情沒有結束,任何準確的有關經濟影響的預測不可能產生,我們僅從宏觀角度做出的系統評估認為,對全國經濟增長的影響為0.5%~1.2%,主要是基於春節消費被重創以及對旅遊、餐飲和文創產業的影響等做出的結構性分析。其中,對第一季度經濟增長的影響最大,季度經濟增長很難超過5%。
 
面臨4個方面的挑戰
 
安邦的報告還特別指出,值得注意的是,與疫情相關的經濟趨勢,最重要的是防止因受疫情影響,中國經濟一沉不起的重大風險。目前除了重大改革之外,實際並沒有托底的良策。
 
獨立經濟學者劉海影也認為,2020年中國經濟將面臨更多的是挑戰:
 
第一個挑戰在於,小企業與第三產業將受到重大衝擊。在2019年年末展現出來的經濟企穩中,三條產業鏈起到關鍵作用,分別是汽車產業鏈、地產基建產業鏈與出口產業鏈。這三個產業鏈的短期強勢表現抬升了去年年底的經濟數據,推動了大型、尤其是中型企業PMI指數走高,然而小型企業狀況絲毫未見好轉。事實上,2019年12月小型企業PMI指數比上月下滑了2.2,下滑幅度遠高於歷史均值的0.6;作為對比,12月中型企業PMI指數比上月上升了1.9,高於歷史均值的0.3。
 
令人擔心的是,在這一背景之下,疫情打擊迎面撲來。從歷史經驗來看,疫情對小型企業的影響遠大於對大中型企業的影響。中國很多小企業本來就實力弱小、抗風險能力弱,這幾年苦苦掙紮求存之下,家底更薄,疫情引發的需求降低、成本上升、供應鏈紊亂等等困難,對不少小型企業來說不啻滅頂之災。
 
第二個挑戰在於有效信貸需求不足。所謂有效信貸需求,是指擁有健康的資產負債表、未來能夠產生足夠高的現金流在覆蓋還本付息壓力的信貸需求。以這個條件來衡量,不論是家庭還是民企,都面臨2020年無法產生足夠有效信貸需求的狀況。
 
第三個挑戰在物價方面。可以預期,上述背景下,央行將會執行更寬鬆的貨幣政策,廣義財政赤字佔比也將逆轉之前的下滑勢態轉折上行,並帶動貨幣供應量增速上升。基建與國企投資可能逆勢上行,不過難以轉化為有效供給。這種狀況下,消費物價指數可能比預期更加頑固地停留於高位,難以快速降低到2%以下。
 
第四個挑戰在於資本市場。從2018年開始,企業債務違約率持續走高,2019年並無好轉。而隨着2020年經濟再度減速、利潤率再度下滑,企業債務違約率可能繼續走高,其中,房地產企業尤其需要關注。另一方面,經濟走弱之時人民幣匯率有貶值需要與壓力,央行的任務是維持這一貶值處於可控與有限的狀態。違約率提升、通脹高企與人民幣貶值壓力的一個後果,可能導致國債收益率走高。一般情況下,經濟低迷時候,實體經濟將呼籲降低利率,國債利率的走高將是一個壞消息。
 
學者建議的應對之策
 
四大挑戰重壓,應該怎麽辦?只要回顧改革開放以來的經濟歷史,就不難得出結論:唯有真心實意的、市場化導向的、壯士斷腕式的改革開放,才是中國戰勝困難的法寶。如何真正發揮舉國體制的優越性,在各方看來仍然有着諸多有待完善之處,這將決定這場既緊迫又持久的疫情阻擊戰能否取得階段性勝利。 
 
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學術委員會主席黃益平認為,具體可以考慮在如下五個方面採取一些措施:
 
一是,央行應該適度放鬆貨幣政策,包括增加注入流動性與引導貸款基礎利率(LPR)往下走。相對寬鬆的貨幣政策環境有利於緩解企業的財務壓力,擴大融資規模,降低資金成本。財政與監管部門也應該支持金融機構加快處置不良資產,補充資本金,這樣才能讓金融機構更好地為實體經濟服務。需要注意的是,政府不宜強制要求金融機構為困難的中小企業增加貸款,尤其不能行政命令降低貸款利率。若有需要,財政部門可以考慮為困難企業的貸款提供臨時性的貼息。
 
二是,為新經濟渠道提供各種政策支持,增加網絡消費。與2003年非典時期相比,新經濟形態已經成為生活中的一個重要部分,網購已經佔到社會零售總額的20%以上,這為化解疫情衝擊提供了緩衝空間。如果政府可以為這些新經濟渠道提供防護、消毒器材,甚至經濟補貼,可以幫助降低疫情對消費的衝擊。
 
三是,為中小企業提供稅收等優惠,幫助它們渡過難關。許多中小企業的經營狀況本來已經岌岌可危,這次受到疫情的影響,也許會讓相當一部分餐飲、交通、旅遊、零售、製造等領域的中小企業更加難過,甚至一些大型企業也可能遭遇很大的財務困難,但這些困難很可能都是暫時的。政府應該考慮採取一些措施緩解所有這些企業的困境,比如大規模地減免它們的稅收,甚至為部分企業提供一次性的補貼。
 
四是,幫助受疫情衝擊而失去工作的人員,特別是缺乏良好的社會保障的農民工。政府的幫助可以形式多樣,包括幫助安排返鄉,就地尋找再就業的機會,甚至提供臨時性的生活補助。
 
最後,有針對性地增加公共服務設施建設,包括醫院、學校和城市交通。這次疫情暴露出一個問題,即在大部分中部地區城市包括武漢,人均醫療設施偏少。解決這個問題,首先要靠提高管理水平,但同時也應該抓緊時間補短板,多建一些醫院。最近全國開始推開戶口制度改革,特別是在地級市層面,將來大量的農村人口進城,對於醫療、教育、交通和住房能力都可能構成挑戰,政府應該未雨綢繆,降低未來公共衛生風險事件的概率。
 
黃益平指出,未來疫情發展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因此政府在制定相應的宏觀經濟對策的時候可以考慮分步走,將來根據進展漸次推出。如果在時間內控制住了,那麽只需採取一些短期的補助與減稅即可,如果疫情延續較長時間甚至不斷惡化,那就可能需要規模大、力度大的刺激措施。

 本刊特邀主筆 張立 [第3461期 2020-02-17發表]


上一篇:3月訪港客暴跌99% 4月上旬入境日均不足百人
下一篇:國家發改委答本刊問:醫防物資產能過剩政府兜底
版权所有
电话:15133118093,0311-85525583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长安区中山东路265号
技术支持:金宇盈